歌斐資產多個銀行賬戶被查封 提出異議申請被駁回

近日,《國際金融報》記者獨家獲悉,多個銀行賬戶被多家法院依法凍結后,歌斐資產陸續向相應的法院提交異議申請書,請求解除對相應銀行賬戶的司法凍結。而多地法院受理、審查后,駁回了歌斐資產部分異議申請,目前其仍有多個銀行賬戶被凍結。

  原標題:歌斐資產異議申請被駁回 多銀行賬戶仍被凍結

  歌斐資產多個銀行賬戶被查封事件有了新進展。

  近日,《國際金融報》記者獨家獲悉,多個銀行賬戶被多家法院依法凍結后,歌斐資產陸續向相應的法院提交異議申請書,請求解除對相應銀行賬戶的司法凍結。

  而多地法院受理、審查后,駁回了歌斐資產部分異議申請,目前其仍有多個銀行賬戶被凍結。

  那么,后續歌斐資產是否會向法院提交復議申請?銀行賬戶被凍結對公司經營又是否會造成影響?

  就此,5月23日,《國際金融報》記者聯系了歌斐資產方面,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我們將依法向上級法院申請復議,維護公司的合法權益;所有產品賬戶獨立托管,獨立運作,被申請凍結的賬戶涉及損害基金投資人權益者,我們都會提出復議,維護公司與基金投資人權益。”

  1

  賬戶被封

  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歌斐資產”)多個銀行賬戶被查封,起因是“歌斐創世優選投資基金”部分投資人與歌斐資產就基金合同產生爭議,部分投資人向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國際仲裁中心)申請仲裁,請求撤銷基金合同、返還投資款及賠償相應的經濟損失、利息損失。

  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國際仲裁中心)受理后,部分投資人又提交了財產保全申請,要求凍結歌斐資產名下相應的銀行資金或查封相應價值財產。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國際仲裁中心)將財產保全申請提交給相關法院,相關法院依法凍結了歌斐資產名下相應銀行資金或查封了相應價值財產。

  《國際金融報》記者聯系到了“歌斐創世優選投資基金”的多位相關投資人,包括機構投資人佳禾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原蘇州市佳禾食品工業有限公司,下稱“佳禾食品”)以及自然人投資人鄭某君。

  記者采訪了解到,2018年10月24日,佳禾食品向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國際仲裁中心)申請仲裁,請求撤銷基金合同、返還投資款1000萬元及賠償相應的經濟損失、利息損失。

  在佳禾食品申請財產保全下,江蘇省蘇州中級人民法院(下稱“蘇州中院”)于2018年11月7日作出(2018)蘇05財保87號民事裁定,裁定凍結歌斐資產名下的銀行資金1107.341萬元或查封相應價值財產。

  2018年11月12日,蘇州中院凍結了歌斐資產在中國銀行昆山花橋支行517***744賬戶、交通銀行蘇州郭巷支行353***138賬戶、中國農業銀行上海翔殷支行032***071賬戶。

  此外,在鄭某君申請財產保全下,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下稱“上海浦東法院”)于2019年3月1日作出(2019)滬0115財保224號民事裁定,裁定凍結歌斐資產的銀行存款1107.341萬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財產。

  2019年3月13日,上海浦東法院查封(凍結)歌斐資產在平安銀行上海浦南支行110***006賬戶,保全金額86.79萬元,實際保全情況顯示為“余額不足”;查封(凍結)歌斐資產在平安銀行上海浦南支行110***001賬戶,保全金額795.67萬元,實際保全情況顯示為“余額不足”。

  2

  異議申請

  多個銀行賬戶被查封后,歌斐資產陸續向相應的法院提交異議申請書。2018年12月,歌斐資產向蘇州中院提出書面異議。蘇州中院于2019年3月7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

  歌斐資產提出異議請求解除對歌斐資產在中國銀行昆山花橋支行517***744賬戶、交通銀行蘇州郭巷支行353***138賬戶、中國農業銀行上海翔殷支行032***071三賬戶的司法凍結。

  歌斐資產認為,案涉仲裁糾紛系基金合同糾紛,佳禾食品在該案中主張合同無效要求返還投資款和利息,但歌斐資產未最終取得案涉投資款,該投資款實際取得方為“歌斐創世優選一號投資基金” (下稱“優選一號” ) ,歌斐資產僅作為“優選一號”的基金管理人參加仲裁。

  歌斐資產指出,案涉三個賬戶系歌斐公司作為管理人的歌斐陽光城海坤系列投資基金業務需要所開立的,依據基金法第七條關于“非因基金財產本身承擔的債務,不得對基金財產強制執行”,本案不得對案涉其他基金的基金賬戶強制執行。

  對此,佳禾食品辯稱,歌斐資產系仲裁案件的被申請人,佳禾食品在履行相應法律程序,繳納保證金及保全費后,有權申請保全。這與歌斐資產是否實際占有佳禾食品與歌斐資產在仲裁案件中爭議的投資款并無關聯性。同時“優選一號”并非法律主體。

  此外,佳禾食品認為,法院查封的賬號均為歌斐資產名下的賬號,賬號下的資產即為歌斐資產名下的財產。如案外人主張案涉查封款項系其所有,可以提出執行異議。

  在與鄭某君的案件中,2019年3月19日,歌斐資產以其系基金管理人代表“優選一號”參加仲裁,相關責任也應由“優選一號”以基金財產承擔,以及被封賬戶內資金并非管理人財產而屬于投資人所有為由,向上海浦東法院提出執行異議,請求解除對相應賬戶的保全措施。

  3

  法院駁回

  歌斐資產提出執行異議后,經蘇州中院審查,蘇州中院認為,開立單位銀行結算賬戶申請書僅能證明歌斐資產曾開立了戶名為“歌斐陽光城海坤二號投資基金”及“歌斐陽光城海坤三號投資基金”的賬號。

  而《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一般委托貸款合同》雖可以證明案涉農業銀行賬戶系歌斐公司為基金的資金運作即向福州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委托貸款開立的賬戶,但無法證明該賬戶內資金系投資基金,在蘇州中院向歌斐資產要求提供案涉農業銀行賬戶銀行交易流水用以證明該賬戶內財產獨立于基金管理人,歌斐資產在蘇州中院指定期限內未向該院提交。

  綜上,蘇州中院認為,基金管理人主張登記在基金管理人名下賬戶財產系基金財產而非基金管理人的固有財產,并要求停止執行的,應當提交充足證據證明該財產獨立于基金管理人,現歌斐資產并未提交充足證據證明其主張的財產獨立于基金管理人,蘇州中院有權對歌斐交行郭巷支行賬戶、農行翔股支行賬戶予以保全。

  蘇州中院指出,對于歌斐中行花橋支行賬戶,歌斐資產自認系其自有賬戶,本院亦有權對該賬戶予以保全。歌斐資產異議稱其與涉訴的仲裁案件無關,并非仲裁案件的實際義務人,不應執行其名下財產的主張。對于歌斐資產的上述異議請求,蘇州中院認為,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駁回歌斐資產的異議請求。

  佳禾食品委托訴訟代理人韓慶國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歌斐資產可能會申請復議,但如果沒有新證據,江蘇高院通常會維持蘇州中院的裁定。”

  此外,在鄭某君的財產保全案件中,上海浦東法院經審查認為,歌斐資產平安銀行上海浦南支行110***006賬戶名稱為“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直銷專戶”,根據歌斐資產提供的相關銀行證明及憑證,可以認定該賬號內的資金不屬于歌斐資產所有,而110***001賬戶內的資金可以認定屬于歌斐資產所有。

  因此,上海浦東法院于2019年3月21日作出民事裁定,解除了對歌斐資產平安銀行上海浦南支行賬號為110***006的銀行存款的保全措施。此后,鄭某君向上海浦東法院提起執行復議申請。鄭某君認為上海浦東法院作出的解除保全尾號006賬戶的裁定無事實依據,請求上海浦東法院依法撤銷【(2019)滬0115財保224號之一】民事裁定書。

  對此,上海浦東法院經審查認為,由于歌斐資產已提供證據證明,110***006賬號內資金不屬于其所有,故上海浦東法院依法解除對該賬號的保全措施符合法律規定。因此,上海浦東法院駁回鄭某君的復議請求。

責任編輯:趙新燕
免責聲明:齊魯財富網發布文章來源于互聯網或部分原創,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并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也不對任何第三方構成投資建議。本網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或違規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竭誠配合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騰訊微博
齊魯財富網
齊魯財富網移動客戶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機客戶端 手機瀏覽器

二維碼

民資動態

北京pk10谁控制的彩娱